天青顏色的烤鹽魚

又換新名字了~我真是取名白癡w"!
這裡是蒼鷠,反正暱稱不過是個代號,知道是誰就好了(欸

只是個喜歡畫圖的妄想廢宅+半個腐女,對自己的渣圖有點強迫症,不滿意通通砍掉重練,所以更新速度大概跟石切丸的機動一樣(#。
擅長畫胸像,嘿沒錯胸部以下不太能畫的部位...(欸 努力練習讓自己擺脫人物骨折的命運,近期坑刀劍LOVE...刀劍亂舞!

最近試著在嘗試各種媒材
~圖文不定期更新~....

本丸短刀極化的小小日常片段

最近花丸動畫更新了~想說這裡太久沒除草,趁機會順便也來更新一下!(好意思你#


防雷前提:

*最近自家連兩把短刀極化後有感,因為一直把我家前田放置play很久,難得做點補償來寫寫他(去反省#,大概就是本丸的日常的形式吧。

*大概是今劍極化到修行回來在本丸發生的小故事,目前只有一小段,之後有可能會有後續...吧。

*不知道算不算有刀審CP,可能有一點點吧?

*然後,前田是本丸第一把極化的刀,也是審神者初鍛刀,但是幾乎沒當過近侍,原本的近侍今劍出門修行了,所以目前的前田是代理近侍。

...大概是這樣。


 *本人第一次寫文,文筆渣,慎入啊!!! 請小心食用






都沒問題的話就開始吧~


================以下正片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主上大人,我有話想說…」紮著包子頭銀白色長髮的短刀隨後向主人提出了修行的要求。

「欸…咦!?前田之後是你嗎!?…原來不是照來到本丸的順序啊!」被稱為主人的女性,一臉驚訝、慌慌張張的迎接這突如其來的請求。

 

    雖然前陣子就接到政府實裝極化修行的消息,各個本丸都陸續將滿足修行條件的短刀送出去修行,說是為了讓刀劍男士們經由修行歷練而能變得更強大,

而前陣子才將第一位到這本丸的短刀,前田藤四郎,送出去修行。也許是第一次,當時的審神者送行時神色也是相當緊張,但比起來這次審神者又更多了幾分不安。


「…雖然知道逃避不了,果然該來的還是要來,但是沒想到這麼突然…」女主人皺起眉頭無奈地嘆口氣,無精打采地說。

 

    在工作上都和自己朝夕相處的近侍,突然長時間不在身邊,一想到這裡審神者就覺得相當不習慣。

 

「主上大人不用擔心!我沒問題的,我也想變得像前田君一樣強大回來!」

看見主人擔憂的樣子,今劍立刻安撫她,希望她能夠信任自己。

 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近侍堅定的神情,審神者苦笑了一下,她當然不是不信任他,畢竟擔當近侍這麼久了,也了解今劍雖然有點孩子氣但還是很可靠的。

只是知道了今劍背後的故事就令人感到心疼,雖然表面上看似沒事,但心裡一定還放不下前主的事吧,一想到這就無法不去擔心。

 

    但是身為主人,果然還是該讓放下這些擔憂信任他吧,如果不去克服就什麼事都做不了了呢!審神者深呼吸了口氣整頓自己的心情,下定決心打起精神交代自己的近侍。

 

「…我知道了,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做出改變歷史的事,要好好回來喔,相信今劍一定會變得更強回來,我和本丸的大家都會等你的!」

 

「嗯,不會的,我一定會變得更強,嘿嘿我也會帶好吃的土產回來的喔,主上大人跟大家就等著我回來吧!」準備出發的今劍蹦蹦跳跳了幾步後,回頭朝審神者揮了揮手。

 

「嗯,那麼一路上小心!」

審神者朝今劍揮了揮手,目送著近侍離開後才回到本丸繼續自己的工作。

 

「他去修行了呢,總有一天會回來吧。」
擔任臨時近侍前田藤四郎一直在一旁默默看著,直到今劍離開後才緩緩說出這句話。

 

希望主君能安撫平常心看待呢,畢竟這是不可避免的事。
接下來的幾天,本丸也會有很多人會很難熬的吧。

 

「那個…前田君…」審神者背對著平靜地開口道。

 

「是的,主君?」

看不見審神者的表情,不禁想難道自己剛剛說的話有什麼不妥嗎?

 

「我接下來在現世有很重要的事非回去不可,所以這幾天無法待在本丸…

但是我還是很在意今劍的情況呢…如果他有寫信回來,能不能請你把訊息回報在現世的我呢?」審神者轉過身雙手合十苦笑著拜託前田。

 

「咦咦!?主君在這種時候要回去現世嗎!?」

雖然並沒有惹主君不開心讓前田鬆了一口氣,但是在這時候聽到這樣的狀況不免還是覺得不太妥,畢竟三条家的大前輩們雖然表面不說但也非常的不安吧。

 

「我知道,這種時期我應該要待在本丸…但是真的抽不開身…所以…。」

在這種節骨眼身為主人的確是不應該離開,自己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可是實在沒辦法。

 

「我知道了,主君,我會完成您交代的任務的,如果您無論如何都得離開的話。」

「不過…修行的時間是三天吧,萬一今劍殿回來發現您不在的話…。」

 

應該會很著急很失望的吧,平常主君大人對他最好了呢。

 

「我不會讓那樣的事發生的,三天之內我一定會回來…所以在這段時間,本丸的事情就拜託你了,前田君。」審神者臨走前雙手拍了拍前田的肩膀,再次更用力地拜託。

 

「我、我知道了…那麼主君,希望您回現世的一切順利,我會好好完成主君交代的事並等您回來。」

被審神者突如其來的動作稍微嚇了一跳,雖然知道審神者一貫比較不拘禮節,但還是不太慣肢體碰觸呢,前田點了點頭答應審神者。

 

***

「那麼我就先離開了,晚安。」

準備暫時返回現世的審神者,在門口跟近侍道別。

 

「主君,晚安,請慢走!」出來送行的前田在玄關門口向審神者行個禮,隨後目送主人出門離去。

 

****

「…那麼應該來好好完成君交辦的事了。」

回到本丸真正要忙的事才正要開始,前田在回去廊道上邊走邊煩惱著。

 

首先要怎麼跟本丸的所有人解釋才是最令人頭痛的呢,主君不跟任何人就急忙離去,不用等三条家的諸君,最常被丟內勤的歌仙殿鐵定是第一個氣炸了吧。

主君…該不會是因為今劍不在覺得太寂寞,所以才想回到現世嗎?想者想著,思緒不知不覺飄向了審神者…

 

「主君…不知道她喜歡鳥的歌聲嗎?…」前田用別人聽不見的聲音低聲說著。

 

這句話希望能在主君回來的時候問她看看呢,想到這前田不自覺得露出微笑。

…真是的,我在想什麼?應該是要好好想著怎麼完成近侍的工作吧!

前田拍拍臉頰讓自己提起精神。

 

「明天開始要好好完成主君交辦的事了!」

身為粟田口的一員可不能丟臉,即使主人不在也要好好執行近侍的工作才行呢。

 

抱著身為近侍的責任感與扛起粟田口藤四郎之名的心情,前田抬起頭往本丸的大廳走去。

 

(未完待續)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

 

寫完我怎麼覺得嬸嬸有點渣wlll…

我要澄清嬸嬸平常、絕對不是這個樣子的,只是有點任性很腦洞又非常遲鈍,覺得要跟所有人解釋太麻煩所以就自己先落跑了,但事後還是會回來面對現實,不可避免地被臭罵一頓,不過本丸的刀男其實大概都知道審神的個性,但還是邊罵邊接受審神這樣的狀況…這大概就是本丸的家族之愛(咦。(根本沒解釋到#

 

但明明就只是出門送行搞得像18相送結果前田出場機會好少(乾

前田是天使嘎啊啊啊審神並沒有不喜歡他,只是愛今劍太盲目(反省#

感覺寫著寫著會變三角關係欸這沒問題嗎lll….

很想用前田視角寫一篇不過感覺是番外了,

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好好用前田視角寫出來呢,我覺得我對他很不熟lll
〈一期哥還有喜歡前田的審神拜託不要殺我X”DDD〉

 


评论(3)
热度(11)